完善賄賂犯罪刑法規制力促反腐

2019-11-09 12:01:48  來源: 法制周報-廉政清風
 


  □  文/鄧琪
  賄賂是腐敗犯罪中最典型突出的一部分,它擁有很高的社會關注度。賄賂犯罪的刑法規制是否科學和完善,關乎反腐敗進程的成功與否。在全面推進反腐倡廉的背景下,關注我國賄賂犯罪刑法規制的不足并提出完善途徑,顯得尤為重要。


  當前的反腐敗背景
  腐敗是社會毒瘤,是我們黨面臨的最大威脅。人民群眾最痛恨腐敗現象,如果任憑腐敗問題愈演愈烈,最終必然亡黨亡國。習近平總書記指出,不得罪成百上千的腐敗分子,就要得罪十三億人民。這是一筆再明白不過的政治賬,人心向背的賬。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們黨以猛藥去疴、重典治亂的決心,以刮骨療毒、壯士斷腕的勇氣,堅定不移地把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斗爭進行到底。不敢腐的目標初步實現,不能腐的籠子越扎越牢,不想腐的堤壩正在構筑,反腐敗斗爭已經取得壓倒性勝利。但是,對反腐敗形勢的嚴峻性和復雜性一點也不能低估。我們黨全面領導,長期執政,黨員干部時刻面臨被圍獵、被腐蝕的風險,腐敗存量不少,增量仍在發生。現實一再表明,反腐敗斗爭不能退,也無處可退,必須堅定不移推進。反腐敗斗爭要持續保持高壓態勢,鞏固發展壓倒性勝利,必須一刻不停歇,深入推進反腐敗斗爭。


  我國的賄賂刑法規制
  目前我國關于賄賂犯罪的刑法規定,主要以《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關于受賄和行賄的規定為主。在《刑法修正案九》(以下簡稱刑九)之前,相關規定是對受賄的懲處要嚴于行賄。但《刑法修正案九》降低了受賄罪的法定刑,卻沒有相應降低行賄罪的法定刑,因此現在行賄罪的前兩檔法定刑是高于受賄罪的;受賄的定罪量刑是比照貪污犯罪的規定,刑九對貪污罪的絕對確定死刑進行了修改,改為由無期徒刑至死刑的選擇模式,實際上是提高了貪污受賄犯罪的死刑適用標準;另外,取消了貪污罪定罪量刑的具體數額規定,不再是單純只重視數額,而是采用了“數量加情節”的二元標準。其中的數量是概括數額也不是之前的具體數額,情節不再像之前只起到從重或從輕刑罰的作用,而更多的是與數量并重,決定貪污受賄罪的刑期檔次。刑九在貪污受賄罪中還增加了從寬處罰措施,具體有:第一,時間是在提起公訴前;第二,情節上不僅包括如實供述,還包括真誠悔罪、積極退贓,避免、減少損害結果發生這類酌定從寬情節;第三,結果上根據不同數額或情節,一類可以從輕、減輕或免除處罰,一類可以從輕處罰,其中刑九對于行賄罪的從寬處罰標準作了進一步的明確,總的來說嚴格了從寬處罰的適用。


  賄賂犯罪刑法規制待完善
  我國對賄賂犯罪相關規定進行了相關調整,取得了一定的進步,但不得不承認還是存在著不足,需要提出完善的辦法。


  建議對行賄罪和受賄罪的法定刑問題進行合理優化  

首先,受賄罪之前一直被認為是賄賂犯罪的重點,對受賄罪的打擊力度一直不小,而行賄罪被認為其不法與責任皆輕于受賄罪。但該次調整明確將注意力放在了行賄罪上,對于行賄罪的從寬處罰規定進一步明確,實際上是提高了行賄罪從寬處罰的標準,要求更為嚴格。對行賄罪的打擊力度在加強,實際上也是“對腐敗零容忍刑事政策”的體現,但是調整之后使得現在行賄罪的前兩檔法定刑高于受賄罪,這在實踐中的賄賂犯罪量刑中將帶來一系列挑戰。對于行賄犯罪和受賄犯罪不同的性質而言,兩者的量刑理應是按照各自的情節和標準來確定的,但目前行賄罪的前兩檔法定刑高于受賄罪,導致最后的量刑結果可能出現一定的問題。在反腐的高壓勢態下,使賄賂犯罪相關規定更傾向于合理化,不僅僅要在受賄罪方面對腐敗進行打擊,行賄罪認定的作用也要發揮出來。但是,對于如何更合理的規定行賄罪和受賄罪的定罪量刑,保證在實踐中更好地發揮作用,是值得再予考慮的。建議對行賄罪和受賄罪的法定刑問題進行合理優化,注重兩者共同點之時更要關注兩者的區別,讓定罪量刑在既符合各自規則的同時,也能充分發揮整體協調的作用。


  建議關注針對受賄罪的單獨定罪量刑規定  

其次,刑九仍然沒有對受賄罪進行單獨的定罪量刑標準規定,還是延續之前按照貪污罪的標準。受賄罪和貪污罪雖然都是腐敗犯罪,不過兩者各有特點,并不能完全混為一談,且兩者都有各自的具體情形,在定罪量刑時需要結合情節予以分析確定。在腐敗頻發的態勢下,受賄罪的嚴重程度逐漸與貪污罪比肩,這種情形下只簡單一味將受賄罪的定罪量刑情節比照貪污罪,可能不太利于反腐敗的開展,因此,建議可以關注一下針對受賄罪的單獨定罪量刑規定,更加合理地解決受賄罪的相關問題。


  相關賄賂犯罪刑法規定仍需一整套措施予以完善  

最后,雖然刑九取消了貪污罪的具體數額規定,采用“數量加情節”的標準,更為合理地對受賄罪進行懲處,不再適用之前過于死板的數額規定,但是關于“數額較大”“數額巨大”“數額特別巨大”以及“情節較重”“情節嚴重”“情節特別嚴重”的具體標準仍需要相關司法解釋進行規定,雖然出臺了關于辦理貪污賄賂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但該解釋在處理相關實踐中的問題仍然存在著不足。賄賂犯罪的定罪量刑標準既需要考慮目前對腐敗犯罪零容忍的刑事政策,又要兼顧不同利益群體訴求。另外,目前的相關規定要與《聯合國反腐敗公約》設定的腐敗犯罪入罪標準完全對接也是較難實現的。因此,雖然取消數額規定已經邁進了一大步,但是具體的相關賄賂犯罪的規定仍然需要一整套措施進行完善。
  對于我國賄賂犯罪刑法規制進行完善等相關問題,要注重反腐精神的并重,相關的完善應該是能夠促進反腐的,高壓反腐正在展示“不喘氣”“不松勁”“不停步”的堅定決心。高壓反腐,我們要讓任何心存僥幸、自欺欺人的貪腐之舉都成為經不起一戳的泡沫。堅定反腐是因為反腐的成功與否關系生死存亡,是應對嚴峻國際環境,增強防范能力的戰略之舉,是永葆黨的先進性、純潔性的關鍵之舉。因此,對于賄賂犯罪刑法規制的完善就顯得尤為重要。

姓名*
電話*
地址
內容

  網上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731-82272855 0731-82272855  

opyright ?2018 - 2019 法制周報社新媒體中心 ICP備案號:湘ICP備13010856號-2 湘公網安備 43010502000429號 國內統一刊號:CN43-0029

亿客隆彩票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