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法院 ?我的夢啊

2019-11-05 11:23:58  來源: 法制周報-文苑
 

 

作者:吳安榮

 

   “世事紛紛擾擾,人間來來往往,法院如是,有人走,有人來,唯一不變的是對法治的堅守和信仰”。

   法院是法律帝國的首都,法官是帝國的王侯。自選擇法學專業的那刻起,我就從未停止過“王侯”夢。那一年,我終于披荊斬棘、爬山涉水地來到法律帝國首都的腳下,那一刻,“王侯”夢真實無比。如今,親臨法律帝國首都三年有余,才發現現實的“王侯”與夢中的“王侯”截然不同。

   “王侯”與“官”都是權力的象征,是強勢、支配力的代名詞,然而,這個一直被冠以“王侯”的理應受到世人尊重的群體,在現實面前,卻更像一個需要他人保護的弱勢群體。

  外出送達、調查,不配合者有之;院內開庭審理,喧嘩吵鬧者有之。雖然,法律明確規定法院可以依法追究實施妨害民事訴訟行為人的法律責任,但是,法官使用這一條款的情況少之又少。更有甚者,法官因在開庭審理過程中為維持法庭秩序而制止一方當事人的過激行為而被該當事人舉報,被舉報的理由是法官的態度太差。幸有庭審的監控錄像,法院才能堵住悠悠眾口。當事人不遵守開庭時間而遲到的情況比比皆是,每一次,法官坐在審判席上都要再三地催促當事人盡快到庭。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規定,原告經傳票傳喚,無正當理由拒不到庭的,可以按撤訴處理;被告經傳票傳喚,無正當理由拒不到庭的,可以缺席判決。但是,法院真正因為當事人遲到而做出這樣處理的幾乎沒有。

不僅在程序上,在實體上,法官也遭遇到同樣的弱勢處境。法官依法作出的判決,不管法律依據有多么充分,論證有多么詳實,只要未滿足當事人的期待,當事人對法官輕則辱罵,重則暴力相向。對法院判決不服,當事人可以依法到上一級人民法院上訴,而有些當事人則理直氣壯地說“我就不去上訴,就要找你們院長,就要天天到你們辦公室鬧”。法院的法官面對這樣的情形,每次都是盡力地安撫,對他們的過激行為予以最大限度的包容。記得一兄弟法院朋友曾言,其有個印象深刻的離婚案件:被告有家暴和吸毒史,其某次因為吸毒產生幻覺,將鍋里滾燙的油直接潑在原告身上,導致原告嚴重燙傷,因被告天天到法院吵鬧,并顯現出了暴力的傾向,法院為了避免出現暴力性事件,竟然要考慮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

  接觸到這些場景后,我能體會到法官的無奈,也為此感到痛心。法律存在的價值在于維護社會秩序,恢復業已失衡的社會利益。法院作為國家的暴力機關,承載著公眾對社會公平與法律正義的追求,是社會弱勢群體所能抓住的最后的救命稻草。中國人息訴的思想根深蒂固,若非萬不得已,不會走進法院的大門。法院是固守社會正義的最后一道城墻,若法院都不能挺起胸膛,堅定地對破壞法律規則的行為說不,那么自詡為文明、法治的社會又與弱肉強食的原始社會有何區別。法院既要有柔情,更要有鐵腕。

  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但我依然深愛著這份工作,矢志不渝地做著“王侯”夢。三年的法院時光里,有我敬佩的前輩們,有我提升自身能力的舞臺。正處于社會轉型時期的我國,社會矛盾與紛爭比之以往任何時候都要繁雜與激烈,法院所處理的糾紛大都是其他前置機關所無法解決的問題,都是被挑剩下的難啃的硬骨頭,每天游刃于其中的法官們,無疑有著一套行之有效的解決方法,能與這些前輩們近距離的學習、溝通,對提升自己處理糾紛的能力有著極大的幫助。同時,三年的法院時光里,我對霍姆斯的“法律的生命不在于邏輯,而在于經驗”的法諺有了更為深刻的理解。在著書立論中,我們需嚴格地遵循著大前提、小前提及結論的司法三段論模式,而在司法實踐中,當事人并非會欣然接受這種邏輯所得出的結論,我們要綜合考慮眾所周知的或尚未被人們意識到的占主導地位的道德、政治理論,并運用心理、輿論、談判等多種手段去處理案件。法官如走鋼絲的藝術家,要平衡法理與情理之間的關系,既要維護法律的權威,又要避免激化不遵守規則的當事人的矛盾。

  我們每天都直面社會的陰暗和人性的丑惡,從事法律這份職業,需要擁有一顆強大的心。正因為如此,我會倍加珍惜所擁有的來之不易的親情、愛情和友情。不論怎樣,我會堅守那份夢想著做“王侯”的初心,并為之不斷努力。

   我的夢,正在路上···

姓名*
電話*
地址
內容

  網上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731-82272855 0731-82272855  

opyright ?2018 - 2019 法制周報社新媒體中心 ICP備案號:湘ICP備13010856號-2 湘公網安備 43010502000429號 國內統一刊號:CN43-0029

亿客隆彩票首页